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绿野仙踪的博客

万物由心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感激伤害你的人,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智, 感激绊倒你的人,因为他强化了你的双眼, 感激欺骗你的人,因为他增进了你的智慧, 感激蔑视你的人,因为他觉醒了你的自尊, 感激遗弃你的人,因为他教会了你该独立, 凡事感激,学会感激,感激一切使你成长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个奶农的心路历程  

2009-06-12 20:31:11|  分类: 知识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个奶农的心路历程

 

资料来源: HumanMYTH.org    作者: 雪莉凡德司路斯 Cheri Ezell,

sanctuary co-founder

原文请参考以下出处:

http://www.humanemyth.org/cheriezell.htm

让我首先声明我一向喜欢动物,但我从小长大在一个肉与马铃薯的世界 -- 对待他们有如财产和物品的社会。我从不知道我吃的肉来自大眼睛的牛和毛茸茸天真的鸡。虽然我知道我一直想找份与动物为伍的工作,但却历经不少时间和几场生命课程之后,我才找到了一份真正有益于他们的工作。

我第一个快速成长是当受雇于一药品制造商,担任组织技术员和尸体解剖室技术员时。我被告知研究有益于人类,而实验动物的杀害被称为「牺牲」。在记录解剖室数据的日志上说,我们并没杀死任何生物,我们只是「牺牲了一些号码」。我记得就业的初期,我得走去可爱小比格犬的笼子,定期给他们注射一些如增长剂,抗生素,多巴胺和一堆其它的化合物。我会与他们交谈,伸进笼子去宠宠他们,一直注视着他们信赖及无知的眼睛。我这么做不过几天,就被逮到,并被斥责。我被告知除了用药,检查,清洁和喂养以外,试验动物不准与人类接触,因为任何感情的表达会引起动物求生的欲望,对研究人员给他们化合物的反应,会产生负面的影响。嗯,我尝试在那样的说词下生活了约4年才离开。我探索的人生也才启程。

我下个工作在水族馆。虽然发现自己置身于许多热爱和关心动物的人中,然而我们却在为以动物的血来填满荷包的人工作。后来我离开了水族馆,很短暂的作了平面设计师,然后就决定要成为羊奶农。事实上当为我的农场选购山羊时,我认识了我的乳农丈夫吉姆。我们很快就形影不离。

有一天,我进入了羊舍,而他正在挤奶,且发现一只明显生病的小牛犊。当我询问她可能会有何遭遇,他告诉我,无论小牛犊有病没病,她将被送往牲畜交易商,并在那当作肉而出售。我才知道乳牛必须每年受精以持续产奶,以及牛犊出生后不久就迫与母亲分离 - 如果他们从其母亲得到对维生很重要的初乳,已算是十分幸运的了。虽然有些小母牛犊被留下作更换之用,大部分却被送往屠宰场或小牛肉交易所,结束其短促且并不快乐的生命。

母亲和婴儿因心心相连而流露的音声,只是我们人类拆开其感情生活的一小面向而已。母亲在分离多天后仍然呼嚎着她的牛犊。这样的行径怎能被称为「人道」呢?而没在出生后不久即被杀害的农场动物,却须历经刺身,烙印,耳编号,剪尾,去势...全都不用麻醉。一种在剪尾和阉割常见的做法是,利用一个上橡胶圈工具,将要切除的附肢周围绑紧一小橡皮筋。在此身体部位的血液供应中断,并最终脱落过程里,此技术导致的疼痛会持续数周。其它一些技术,包括无镇静或麻醉的压碎和切割。这是哪门子的人道待遇?

或早或晚,我们的良知会不准许我们为了生产奶制品,而继续从乳牛挤奶。取而代之的是,我们增加了山羊群,并开始出售羊奶。我想,也许这是另一种替代方案 - 我可养动物,可以有羊奶而羊犊可当宠物。我们热爱山羊,羊犊和成羊都爱,当与我们一起时,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有最好的生活。所以,是的,他们是被过分讲究地照顾,并被允许拥有我们尽可能多给的自由。

日复一日,吉姆开始变得与动物甚为亲密,反之过去当他在乳牛业时,总是太忙,而不能有这种亲密关系。在那些日子里,当小牛犊出生,他会连络牲畜经销商,准备喂些牛奶,他甚连幼牛犊都看不到。但是,现在他抱着婴儿羊犊。他亲自照顾他们,注视着他们的眼睛,我也一样。而他们会显然的以信赖和爱来回视。

但是,我们仍然得养家餬口,我很快就意识到我不可能从生产的羊奶量,及卖羊宝宝当宠物而赚出足够的钱。羊宝宝是如此之多,每年你都生生不息。而有兴趣购买山羊作为宠物的人并不多。

某些种族社区,有在复活节假期食用羊犊肉的传统。因此,我们的农场在每年春季时,寻找羊犊的人是接踵而至。我们卖秤重约25-35磅重的羊犊,而客户则支付费用。然后,羊犊被双腿一绑像件行李般的扔进小卡车行李厢或后座。吉姆很快的说,「我来搬羊犊吧」,他会轻轻地把羊犊放进买客的车内。有一天,我们站在羊舍门口,听到我们被卖走的羊犊,在车的行李箱内嚎哭。正是在这可怕的时刻,吉姆和我面面相觑,泪水禁不住在眼眶打转,于是我们不杀生的旅程就此展开。

这转换对我们是一可怕的考验,因为羊奶和小羊犊,原是我们支撑这农场收入的一部分。但是后来当我们目睹一些羊犊的屠宰后,使得我们生命跑道转换的历程划上句点。我们毛骨悚然的看着一只山羊被粗暴的定位,准备好要切断他的喉咙。他无比惊骇的大声哀嚎,然后刀子很快越过他的脖子。那并非即刻死亡。挣扎又持续了20或30秒,但似乎是永无止境般长。

所以,是的,你可以饲养他们,在绿油油草地放牧和每天替他们刷毛,但是当你最终将他们放进别人的卡车或运牲畜的拖车里,拖去被宰杀时,我不管你在他们被宰杀前,是否有祈祷,或你只是将他们送到屠宰场。他们的喉咙依然被切开。他们感到疼痛。他们喘息着想呼吸。我无法想象他们在想些甚么。如果你注视他们的眼睛,可以看到恐惧和被遗弃。你曾爱过这动物,然而你却运送他们步上这恐布的死亡。所以,我不能想象在饲养任何众生里,「人道」和养殖可相提并论。两者对我而言就是无法相融。

吉姆和我自从离开乳业,便将我们的农场转换成一个农场动物,野生动物和伴侣动物的庇护所。现在当我去杂货店,经过肉品部时我是举步艰难。这听起来很奇怪,因为我过去曾与他人一样时常在肉品部购物。我看到顾客前往,并选择其喜欢部位的肉时,我想执其手,向他们解释,这是来自一位如同你我的有情众生。这肉来自一头有婴儿,有家庭 - 或试图有一个家庭的牛。我希望人们能理解这些众生,若顺其自然,会与其同类建立真正的连系,如果我们允许的话,与人类的连系亦然。然而,我看到人们拿起那块肉片,丝毫无概念该肉片来自何方,或那动物被宰杀时遭受何等的痛苦。这不是他们的错。这仅是社会教导我们的生活方式,在我亲身经历使我转换跑道之前,我也学到的生活方式。

 

所以对吉姆和我,对人道和非人道的畜养,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划分。人道的畜养是以素食为基础的培育。不人道蓄养是为生产和食用而繁衍任何动物。现在我们感到更快乐和更满足,所作所为皆和平相处。我们也尝试与人们分享我们的故事,或许他们也可以朝帮助建立一个更仁慈的社会做出转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