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绿野仙踪的博客

万物由心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感激伤害你的人,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智, 感激绊倒你的人,因为他强化了你的双眼, 感激欺骗你的人,因为他增进了你的智慧, 感激蔑视你的人,因为他觉醒了你的自尊, 感激遗弃你的人,因为他教会了你该独立, 凡事感激,学会感激,感激一切使你成长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转贴)一个半面包的力量  

2009-05-06 21:12:4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半面包的力量

  来源:《心灵世界》 作者:小乔

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。我们县城的站是一个小站,只售站票,所以我站在过道里,随着列车的摇晃而踉踉跄跄。站了大约不到15分钟,一个老者拍拍他身边挤出来的地方对我说:“年青人,坐这儿来吧。”我看了看已经坐满3个人的位置,又努力挤出来的一小块地方,感激地朝老人笑了笑,坐了下去。   

对了,我忘记说自己的身体情况了。我因为小儿麻痹症,而导致左手左脚萎缩,用一个很通俗的说法,我是一个残疾人。然而,就算到此时此刻,我还是没向命运屈服。虽然我刚刚经历过很沉重的打击:达到高考录取线分数的我,因为残疾,没能被录取。这打击虽然沉重,却更激起了我不肯服输的意志。我暗暗地咬牙,不信凭着自己的智慧找不来我想要的生活。于是,我登上了这趟开向广州的火车。   

天渐渐黑下来,已经到了晚饭时分,推着餐车的乘务员来来往往吆喝着卖快餐。车厢里的乘客开始吃晚餐,我强忍着口水与饿意,记起包里还有母亲给我煮的鸡蛋及薯干,但我此时此刻还不能吃,我打算坚持到明天早上。我想,从离家的这一刻开始,我要开始学会适应外面的艰难。我带的钱不多,有一大半是向村里人借来的。何况,能坚持多久还是个未知数。   这时候,身边的老人也开始吃晚餐。他的晚餐是牛奶加面包。面包那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,刺激得我连吞口水。说起来也许没人相信,生活在这个物质丰富的年代的我,却连面包也不曾尝过。 一个面包只要两块钱,但这两块钱,可以买一斤多米,够我一家人吃一顿。我悄悄地调整了一下坐姿,让自己背向老人,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掩饰因急速吞咽口水而引起的喉结上下移动。可是,老人却拍了拍我的肩:“年轻人,帮我个忙好不好?”我正疑惑间,他递过来半个面包,笑眯眯地说:“我吃不完一个面包,你帮我吃半个吧,否则就浪费了。”我努力想拒绝他,可是最终,却接过了那半个面包。 我咬一口,原来,面包的滋味是那般松软可口。我感激地看向老人,我知道,他绝不是吃不完那整个面包。因为那半个面包,我觉出了人性的善良,因而对前途充满了信心。   

然而事与愿违,来到广州后,我的信心一点一滴地被击垮,被磨灭。这种击垮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件,而是许多事情的总和。找了无数次工作,不仅没地方愿意用我,而且每次去找的时候,还被招聘单位的人无情奚落。他们的窃窃私语,毫不留情地传到我耳朵里:“哼,正常人都有好多找不到工作,一个残疾人也想找工作。”还有路人看我的眼光,有的放肆地盯着我看,有的装着瞧不见我,可是种种眼光,都是无声的鄙视。最开始的时候,我住10元店,在污秽脏乱的10元店里,我也同样饱受欺负。后来,我身上带的钱越来越少,我不得不露宿街头。可就这样,我还是受那些健全人的欺负。夜晚我占着路边的木质长椅,往往会被迟来的露宿者赶走。   

这一切,让我不得不绝望:我是一个残疾人,我不可能走入健全人的生活。或许,唯一的出路,就是与街边其他残疾人一样,去乞讨。   可是,我那可怜的自尊心还不肯跟着我的生活状态磨灭掉。我只是站在树阴下看着那些当街乞讨的人。他们身上脏得我不能忍受,而他们眼神的空洞麻木更令我望而生畏。当生活没有期许与梦想,全部意义只剩下了本能的进食时,便就是他们那种表情。我无数次地想走过去,与他们为伍,可是又无数次地装作只是经过,绕过他们身边,往远处走去。 我不甘心让生命就这样沉沦到一个没有半点光明的黑暗之地,可是,所有的路都断了,唯有那条路,可以走下去。我苦苦地支撑着,但也明白,只不过是徒劳地捱日子而已。 终于到了必须得走那条路的一天了。我身上只有两块钱了。经过那家面包房时,我忽然又记起了在火车上吃的那个面包的美味。那么,就拿这两块钱,再去买个面包吃吧,趁我还不是一副标准的乞丐形象,趁我身上还没脏到臭不可闻的那种地步,就让我趁着还有人的尊严的时候,去买一个面包吃。   

我进到那个面包店时,我的右手正拎着我不多的行李,我的左手则拿着一瓶我在某个地方接的自来水。我的脸与身上有点灰尘,那几天,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洗澡。我看着老板说:“给我来个两块钱的面包。” 老板冰冷地瞄了我一眼:“出去,我这儿的面包不卖给你。你别在我这儿挡住其他顾客了。”我全身的血液不可思议地涌上了头,这个老板,像其他人一样欺负我。可是,我偏要在这里买面包,因为我不是来乞讨,我是用钱来买,我的钱是我父母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汗流浃背地挣回来的。我高声说道:“给我来一个两块钱的面包。”老板冲了过来,朝我一脚踢过来。他的动作太快,太猝不及防,我腿一软,躺在了地上。我躺在地上,依然冷冷地看着老板,再次提高声音:“请给我一个两块钱的面包。” 这时,面包店外聚集了一群人。我努力挣扎着想站起来。忽然一个小学生叫了起来:“老板,你还不将人家扶起来?”随之,一个老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:“还要向人家道歉才是。人家是向你买东西,你不卖已经不对了,居然还踢他一脚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。”立即,人群里都是赞同老者说法的声音。小学生的声音特别清脆:“我们去报警吧,这个老板打人。” 在众人的谴责下,老板终于走了过来,将我扶起来,并替我拍了拍衣服上的灰,并从面包柜里拿出一个面包,装在袋子里放到我右手上。而我放下左手的水,从口袋里摸出了两块钱,放到他手里,然后冷冷地说:“你还差我一个道歉。”那老板的脸,顿时变得通红。许久,他轻声说:“对不起,老弟。” 我跨出店门,感激地看了看老者与小学生。他们正用关切的眼光看着我,我心头一热,急忙走开。松软的面包咬在嘴里,香甜可口,我的眼睛湿了。没错,我被许多人践踏过,但我被更多人关爱着、尊重着。 那一刻,我决定了:我绝不做乞丐。因为我需要的是善良人们的认可,而不是他们的同情。我需要向曾践踏过我的人证明,我能活得比他们更好。   

那天下午,我便开始沿街捡垃圾。两年后,我用我的积蓄去学做面包。半年后,我回老家县城开了一家面包店。我准备了很多小小的面包,当那些流浪儿来到我店外时,我总是将他们唤进来,给他们一杯水和一个面包。我能做的太少。我只是希望,那个小小的面包,能给他们灰暗的人生添一点点亮色。那点亮色,或许能不可思议地逆转一个人的生活方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